>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注册【官网首页】

与神无关,爱与信仰

- 编辑:辉煌彩票 -

与神无关,爱与信仰

这部影片是颠覆性的。
但它没有否定神的存在。神是否存在我们无法论证,因为如果他存在,他高于人类,无法被人类判断。而且,有信仰不是一件坏事,信仰是力量的源泉。而人们如果看待、理解宗教,如何认识宗教的道理和价值,如何健康的发展宗教信仰,无关基督天主佛,在心。
影片有句话说的好,打破是沒有用的,你打破了一个神,你就成为下一个人们心中的神。这让我想到当年老毛做的事情,禁止一切宗教迷信,但让共产主义占据了人们的信仰。要当好一个神不是那么简单的,各种教义历经了千百年的洗礼才有今天的体系,并还在不断博弈中继续发展。
所以,从显示意义来看,影片要打破的是利用宗教牟利的现象,包括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以及点破信徒的迷信行为。找回宗教的本源。
不管在印度在中国一样存在。
力荐。

     这是部神奇的片子,充满娱乐精神,也不失满满温情,让人爆笑,让人感动,也让人反思。
     爱情很浪漫,生活波折多,花花世界,在一个单纯的外星人眼里无处不惊奇。
     很难相信在印度这个宗教复杂的国家,能产生这样一种影片,充满了对宗教迷信赤裸裸的嘲讽,表现了宗教冲突的悲惨。
     不过影片仍然坚持了信仰的重要性,人不能没信仰,在艰难困苦迷茫中,信仰是你唯一的明灯。
     而信仰绝不等同于迷信,世界上那么多神,我们究竟应该信谁?别说这些大有来头的神,我们身边从来不乏神童、鬼婆、超人类,人越是无助越得相信这些东西,归根结底在无力之时,只能相信神秘未知的安排,本质上是对现实的放逐,求得心里的安慰。这样看来信仰和迷信差不多,只是迷信给你安慰的同时物质上也榨取你,信仰只会指引你,坚定你的意志。
      如果神在,你信或者不信,他都在,反之也一样。可是就为了这个问题在宗教盛行的国家带来的是流血,影片里PK辩论时说了一句很好的话:神自己会保护自己,不需要谁的保护。
      看印度影片少不了欣赏歌舞,这里的歌舞很调皮,很温馨,贴合片子的爱情线。这种歌舞优势渲染了女主角浪漫的爱情,也把PK渐入爱河表现得活灵活现,让人同情PK的感情。
最后,女主角感概的读到:爱她,就放她自由吧。或许神也是这样,爱人类就给人类自由吧。

欲评析该片创作者对宗教所持的态度,需从主要角色入手,在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中提取共同线索,进而拼凑出大致的价值内核。既然主人公是一位立场坚定的无神论者,那么观众理应从他的角度将自己代入情节,在对无神论观念有所认同的前提之下完成观影,对于中国观众来讲,这不是什么难事。可本片的吊诡之处在于,编剧颇为大胆地安排神以凡人之姿降世,使得他与无神论者勘吉共同在场。这一情节除打破了影片最初预设的单一视点以外,更创构出一个有悖于传统宗教观基本观点的巨大悖论——神在无神论者面前现了身,并且无神论者看到了神;神和无神论者非但存在于同一个空间,而且他们互相指认了对方的存在。在这样的设定之下,角色间的不同经验固然仍旧存在着统合的可能,但神与无神论者共同在场的矛盾,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调和的。唯有坚持看到结局,才会猛然惊醒,编剧在这里原是有意为观众设下了迷障,后续情节便是将传统的宗教观进行彻底的拆解、并最终以一种完全颠覆的宗教观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的过程。于是,这个所谓的悖论,到最后也不过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注脚,变得理所应当了。

    这么优秀的片子,不愧这么高的评分,印度片里我看过的最好的片子之一了,珍藏。

片中,在悖论生成的同时,创作者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宗教观解构—重构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环:将“神”与“宗教”这两个概念彼此割裂开来。要知道,虽说神灵的存在与否于人类而言至今属于不可知的范畴,但宗教作为人类社会特有的文化现象,由人类一手创造可是不争的事实。因而宗教的附属产物也自然都是人的造物,而非神的造物。接受了这个观点,神与勘吉同在背后的悖论便自然得到了消解。所以,若要问本片创作者对宗教的态度作何,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他相信,自打诞生的那一刻起,宗教便与神无关,至少在这部影片中,作为他讲述和辨析的对象的宗教,自始至终都与神无关。在宗教的问题上,神是无辜的。 其实,谁人不明白宗教并非神的造物?只是在其发展、传播的过程中,正确的印象渐渐遭到了篡改。罪魁祸首非神职人员莫属。凡人见不到神,就通过神职人员间接与神沟通。于是在人性的驱使下,宗教成为了神职人员敛财的工具,信徒的虔诚、狂热和盲从甚至加剧了他们的恶行。影片所展示的以及片中勘吉所反抗的正是这样一种病态、畸形、功利的宗教、宗教观和宗教行为。此时,人们彻底颠倒了宗教与神的位置。他们不再信仰神,而去信仰宗教。他们以为自己信仰的仍旧是神,实则早已在神职人员的误导下与神的训诫渐行渐远了。也许狂热之中,他们忘记了宗教从何而来,误以为是神创立了宗教,于是因此将宗教神化,进而加强了对它的信仰;又或许他们恰恰因对宗教的过度信仰而更加笃信——宗教必定是神的造物。无论哪一种逻辑,内里都充斥着悖谬,可越是这样的东西越容易把人套牢,让你逃无可逃。由此可见本片的一大重要任务毫无疑问是批判。但它批判的从来都是那些卑鄙无耻、利欲熏心的神职人员,而非受骗的信众——他们是可怜的受害者,更不是宗教本身——它只是被拿来用于装盛罪恶的容器。就这一点,创作者处理宗教问题的态度可谓非常理智,尺寸拿捏也很得当。他告诉观众,不但神与宗教无关,宗教也与信仰无关,真正直接相关的理应是神与信仰,而世人不过是受外物所扰,在这三者之间搭错了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涛声依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总的来讲,本片创作者对于宗教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始终是比较暧昧的,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更多的是质疑——质疑在人类的手中,宗教将遭到怎样的变形化的处理,而这种处理最终又会为人类带来怎样的后果,是好还是坏。影片接近尾声处,神警示勘吉:“不要从人身上夺走宗教,否则他们会给你他们的宗教。”随即用现实验证了这一说法:勘吉的无神论思想在普罗之中传播开来,说服了许多人,相当于“夺走”了他们的宗教;在他“死去”后,失去信仰的人们果然马上又把他供奉为神,由此建立了新的宗教。神常年以来的心境大概就如同此时的勘吉,不是为自己的居高临下而沾沾自喜,而是因众生的俯首称臣而忧心忡忡。对于神来说,宗教的出现和普及是一个无解的烦恼:只要他存在一天,宗教就不会覆灭;即便他不再存在,宗教也仍会因蒙骗而留存下去。如果说宗教最初并非由神所造,却至少为神而生,那么,今天,宗教则无疑已经逐渐发展到了完全脱离神的控制的地步。至此,人类已然不自知地切断了宗教与神的最后一丝关联,将其外加的神圣性全部剥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宗教确实已经与神无关了。 片中,神在与勘吉的对话中直接肯定了信仰之存在的必要性,编剧又通过神与无神论者的共同在场间接传达了神之存在的必然性,可唯独对于宗教,他们不置可否。若一定要说宗教有罪,那么它的罪过绝对与人脱不了干系。所以在看待宗教问题的时候,大可以不谈神,却不能不论人。《偶滴神啊》便是这样以一则荒诞不经的神降世的寓言完成了宗教与神的解绑。最终,与神共事过的勘吉依然保有不信神的权利,此时他才算是真正进入了超然之境。原来信仰同神一般无所不在,宗教则不过一个执行集体仪式的场域,或一支可由人形塑、亦可任人败坏的容器。宗教与神无关,这是最应当看清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w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内地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与神无关,爱与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