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注册【官网首页】

一个人的朝圣之路,春光乍泄

- 编辑:辉煌彩票 -

一个人的朝圣之路,春光乍泄

我知道,不论是看一本书还是看一部电影,我们看到的都是自己想要的。刚好最近看到“所有痛苦的根源都是寂寞”,所以这部电影我看到的不是男男,而是三句话”我本来以为我和何宝荣不一样,结果原来我们都一样”徐宝荣病的时候他最幸福,“之前一直以为要两个人才能到的瀑布,结果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到”“不管在外多远,有家可以回,就很心安”。男男、灯光幻影,都是王家卫的修辞。影片中的瀑布必须是只有黎耀辉一个人才能到的地方,我猜到了。如果说看到瀑布之前我给影片4颗星,瀑布之后我给5颗星,因为我以为已经足够了,该表达的表达到位了,再多一笔会不会烂尾,可是结尾又添了明明很平淡却浓墨重彩的几笔,让我的心胸、视野一下子都跟着开阔了起来!所以最后,黎耀辉在驶往前方的车上,笑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秋水(来自豆瓣)
来源:

    影片从黎耀辉的视角切入,他追求自由,背井离乡,骨子里却渴望着安定。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香港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却词不达意,不知所云。他无法把希望寄托到何宝荣身上,因为何宝荣活得更随心所欲。其实他们两人都是只受情感支配的人,而何宝荣表达情感的方式更加直白,他可以在赌马胜利后放肆的欢呼,可以在受伤的时候耍赖似的回到黎耀辉的住处要求他照顾。而黎的情感相对压抑,喜怒哀乐都不说,可是脸上却写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想要什么。可能这就是他苦恼的原因,也是他在录音时低声哭泣的原因之一吧。

当黎耀辉在工作中认识来此旅行的小张说帮他把不开心的事情录下来放到“世界尽头”的灯塔上时,他把录音机贴在嘴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哭泣。也就是说,即使是失恋了,黎耀辉也是表达不出他的痛苦的,语言在他来说无法寄托他内心的情感。而当他去到台北时,特意去了辽宁街小张家里,但他见不到小张,只见到小张父母和他们热闹的摊位,“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可以那么开心在外面走来走去,因为他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回去。”在此王家卫所要表达的是,同性恋者作为一群处在社会边缘的人,他们往往是不仅没有要去的目的地,而且没有回去的栖息地(这当然是从精神的层面来说的)。黎耀辉曾经打过电话想跟他爸道歉,但是只说了一句话:“喂!阿爸,阿辉呀······”然后就戛然而止,挂了电话。到了十二月份的时候,他写聖誕贺卡给他爸,他的独白说:“希望他当我朋友一样,也希望他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从头来过。”

   “看到瀑布的时候,我很失落,因为,我一直认为,看到它的应该是一对。”离开阿根廷之前,黎耀辉终于看到了他之前一直想找却没有找到的瀑布,将近四分钟的瀑布近景,水流的轰鸣般的声响,形单影只的人被衬得越发孤独。他被淋得通透,整张脸布满了水珠。这是他和何宝荣最初相约要来看的风景,而彼时,何宝荣却留在黎耀辉曾经住过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房间里,穿着黎的衣服泣不成声。
    他们曾为寻找这个瀑布而迷路,因迷路而争吵,直至分道扬镳,相约再见时重新开始。这一段,都以黑白的影像呈现,沉默中的压抑,欲说还休。
    影片的后3/4都以彩色形式呈现,尤其是黎耀辉的房间,明艳的红绿对比,形成巨大的视觉落差。画着壮丽的瀑布的灯罩,暗绿色的墙纸,粉蓝的方桌,几何图案的瓷砖,连电话、假花、枕头、甚至门的裂缝都极具设计感。对美术没有天赋的我无法在此一一阐述画面的美感,独特的异域气息,乱中有序,有人说这部片子把电影美学做到了极致,或许有些道理。杜可风凭它拿了最佳摄影,王家卫凭它拿了最佳导演,独独少了美术指导张叔平,可以说,没有他,也就没有了《春光乍泄》。

肉体在异国他乡流浪
影片的开头聚焦在翻动护照和盖章上面,预示着电影的旅行主题,这是一个表面上的主题。电影所讲述的故事很简单,就是黎耀辉和何宝荣两个人离离合合,从香港来到了阿根廷,本来打算一起去看尼加拉瓜大瀑布,但是路途中他们经常争吵,终于有一次黎耀辉决定不等何宝荣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就自己一个人存钱回香港去了。开头部分,何宝荣看着一个绘有瀑图案的台灯时,就说了这句话。影片以争吵后的和好为开头,同时将以争吵和分开为结尾,观众不知道离离合合的他们在这之后还会不会再和好,但是,观众能够感受到一种感情上的居无定所,也就是“流浪”的感觉。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是何宝荣的口头禅,这句话对黎耀辉很有杀伤力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了,每次何宝荣说完这句话,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黎耀辉都会原谅他,所以他们也正因为此才来到阿根廷。所以,他们并非怀着某种目的性才来到阿根廷旅行的,他们的旅行是出于某种偶然性,有着某种随遇而安的浪漫性质。

    我不知道这部片子是在表达一种不安的漂泊感的同时是不是还想要探讨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可能很多人都会有一种压抑感,活了这些日子,都被困死在时间和地域里,困死在道德、主流价值观里,困死在名誉和金钱里,困死在别人的目光里。如果这些统统不考虑,我们会在哪里,会做什么,会快乐,迷惘还是忧郁,是不是会像黎耀辉那样?
    他的不安感来自他的无目的性。瀑布曾是他们定下的目的地,可全片只有几分钟是关于瀑布的,两人始终没有把这当回重要的事。对他来说,哪里都不是终点,哪里也不是起点。所以他无法像何宝荣那样在分手时说出:再遇见,我们就重新开始。他没有后路可以退,没有家可以回。有的只是无处安放的强烈的归属感。
    那这部片子是不是要讨论“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人类原命题?都说王家卫的片子个人色彩很浓,所以我很怕会错了意,可他总有很多观众想明白他却不给个交代的地方,比如所有对话都没有意义的《花样年华》。
    黎耀辉和张宛常去的小酒馆招牌,给了至少两次的特写——AMIGOS,是不是想说明他们只是朋友一场,还是生命中遇见的人都只是过客,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何宝荣也只是路过他,而无法长久陪伴。
    林夕在给电影同名主题曲的词里写道:愈是期待愈是美丽,来让这夜春光代替,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是不是想说明趁着青春,这大好的时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虚度光阴。
    电影接近尾声的某个镜头,是沿街扫过些三五成群的人,他们喝酒或聊天,抽烟或吵闹,暗黄色的灯光照射下,每个人都是差不多的身影,差不多的面孔,有一个人回过头,他是黎耀辉。
镜头一转,从高处俯拍十字路口的全景,灯火辉煌,车水马龙,背景音乐是欢快的《Happy Together》,分不清是香港,台北还是布宜诺斯艾利斯。
    故事并不曲折,情感也不浓烈,没有轰轰烈烈死去活来,人物也不是英雄或者大反派,只是被动,矛盾,带点迷惘和不知所措,他是我们中的一个。

另外,黎耀辉和小张之间也有一层朦胧的曖昧关系。小张对黎耀辉有一种特殊的关注,他断然拒绝一个女孩的邀约则给这段关系的性质更加迷离了。每次黎耀辉去酒吧喝醉酒,小张都会拍他的背,甚至有一次送他回家,脱好衣服把他上床,盖好被子,连拖鞋的位置也要摆好,做好这些事情以后,小张停留下来看了他一阵子才走。当小张存够了钱要继续出发旅行,去“世界的尽头”时,他们拥抱了一会儿,此时,电影聚焦在对他们眼神的特写上,两人的眼中都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拥抱的时候,黎耀辉的独白出现,说:“不知道是不是近得他多了,那一刻我什么也听不到,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小张听力很好且喜欢听各种声音。)这种感情在小张身上是难以让观众捕捉的,而在黎耀辉这一同性恋者身上则略为清晰,观众可能会感受到黎耀辉对小张发生了某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类似爱情却还没达到爱情的高度。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黎耀辉的“爱”一直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是一种流浪式的爱,也是一只没有脚的鸟。而这种流浪式的爱情则是同性恋爱的共同特征,因为同性恋的身份认同问题在那个时代来说(甚至在现在来说)是得不到很好的解答的,他们只能隐蔽自己,使自己处在陌生化的社会边缘,由此,他们的爱就会缺乏表达,很多时候都只是流露在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之中。

    我不清楚这个英文片名《Happy Together》是想表达人物的现状还是美好的期待。他们快乐与否我不敢断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自由的人。
    他们在清晨的公路上晨练,在下午的公共厨房跳舞,在午夜的房间长谈。
    从影片中几乎感受不到日升月落四季交替,只因他们生活在时间之外;也感受不到旁人对他们这样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的指指点点,只因他们生活在主流价值观之外。
    有一个镜头是黎耀辉在公共厨房炒菜,房东来催一位中年女房客的房租,两人吵得面红耳赤,而黎只是不动声色地端着炒好的菜离开厨房,似乎这尘世的一切纷扰他都能逃开。

王家卫导演善于用特写镜头捕捉人物的神态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例如,黎耀辉、何宝荣两人在去瀑布途中迷路后因吵架而分开,当他们再次相遇时,两个人都看到对方了,但是两人都不动声色,何宝荣坐在车上时,点燃一支烟,向后看了一眼,从他的神态表情中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是复杂的,似乎是想回去又不想回去般矛盾,同时,他知道自己的谋生方式是堕落的却甘于如此。当何宝荣真的想黎耀辉时,他打电话叫他来找他,黎耀辉来到时他们大吵一架甚至打了起来,黎耀辉跑出来,此时,导演运用摇晃镜头来捕捉他的逃离的背影,这样的画面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仿佛是摇摇晃晃的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在独自奔跑,流浪。无论是在黎耀辉还是在何宝荣身上,都透露出一种流落异乡的孤独感和沧桑感。

    他们这样的生活,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上流浪,好歹黎耀辉有份迎宾或者厨师这样正儿八经的工作,生活在一间像样的屋子里。我想很多人可能都会说,真正的流浪都是注重精神的,是心的漂泊,一种无依无靠感,而不是像影片的后半段出现的张宛,有着明确的目的,攒够钱,然后去下一个地方,那个叫旅游。
    至少,黎耀辉是棵孤独的浮萍是可以肯定的,他经历过了与何宝荣的分分合合,争吵或甜蜜,看过了世界上最宽的伊瓜苏瀑布气势磅礴的美景,也在世界尽头留下了自己的声音,也把曾经深爱的何宝荣独自留在了阿根廷,当他看到台北闹市张宛家的小吃店,想到人‘要开开心心地在外流浪,就要有一个地方可以回’,是不是找到了旅行的意义?那他接下来又要去哪里。

情感的深层流浪
  相比于故事形式的流浪表现,同性情感上的流浪则是影片更深层的意识形态表达。
对于何宝荣这一形象的流浪气质刻画是电影中最突出的意识形态流露。影片中有一个经典镜头,是在何宝荣被打成重伤后住在黎耀辉租住的地方的那段时间发生的,那时何宝荣的伤势已经差不多痊愈了,有天天气和好,天空很蓝,两人在天台上洗东西,何宝荣表现出慵懒而抑郁的情态,魂游一般的步态让他显得恍若作了一场梦,他在黎耀辉身上缠绵了一会儿后,仰望天空,就好像想飞上去一样,其实他是喜欢自由的,只有当他在外面受伤时才会回到黎耀辉身边。他就是一只没有脚的鸟,只有当翅膀受伤时才会在黎耀辉的庇护下安住,等伤口痊愈了,他就又要飞走了,直到天涯海角。王家卫在这里也许是想要表达一种这样的观念:在那样的时代氛围里,同性恋人是难以成家的,他们都是随遇而安,隐蔽在人群之中,只有不停地飞,才不易被人捕捉,甚而至于,他们的情感都是没有着落的,因为隐蔽所以不善于表达,唯有借助身体的语言来减缓内心中爱的沉重,这一点则在黎耀辉身上有所体现。
黎耀辉身上所体现的流浪气质在于他无法安住的情感,他的爱情是缺乏表达的,是一直处在游离状态之中的。黎耀辉很爱何宝荣,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爱他的话,但他的爱都表现在行为之上,表面上他们经常争吵不和,其实两人都和需要对方。在电影中,何宝荣最后一次离开黎耀辉时,黎耀辉的内心独白是这样说的:“很多事情我都不想让何宝荣知道,我并不希望他那么快好起来,他受伤那段日子,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何宝荣受伤的时候,黎耀辉悉心照料,那一段时间何宝荣对黎耀辉的依赖让黎耀辉能够把他内心的爱通过行动表达出来,而当何宝荣的伤痊愈并且要离开他以后,黎耀辉是没有说过挽留的话的,他不希望他走,但无法表达出来,正如影片中他吃饭时的画面那样,何宝荣一转身,黎耀辉送饭入口的动作是缓慢的,眼神是空洞的,整个人显得很木讷,因为他失去了一个爱的寄托之处。他的情感再次落入游离的状态,所以才有后来他到公厕和戏院“找人”的桥段,所以他才说:“我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起来,所有人都一样。”

王家卫的《春光乍泄》以同性恋的“流浪”为主题,把背景设置在九十年代末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异国他乡,描绘以黎耀辉和何宝荣两个人的同性爱情故事。孤独感和沧桑感是影片的感情基调:影片基本运用暗黄色这一暖色调来衬托出两人在感情路上的各种挫折,还很好地运用了人物特写和人物的内心独白来表现人物情感,背景音乐与画面的契合也很好渲染出一种沧桑的氛围,把观众带入其中。电影情节的推进基本上依赖于人物的内心独白而非事件的发生,人物在电影中是缺乏交流的,这里也体现了电影蕴含的孤独感。之所以塑造这种感情基调,是因为影片的主题是“流浪”,不仅是指旅行上的浅层流浪,还指同性恋情感上的流浪宿命。在影片中,同性恋情就像是一只没有脚的鸟,一只在永远飞翔、从来不停歇,漂泊到天涯海角方可休的鸟。

除了台灯这一道具的特写,电影还着力塑造瀑布的真实形象。这一点也表现在开头和结尾两部分,两个镜头都长达两分钟左右,而且还配上同一个背景音乐。这里面其实隐藏了一种循环往复的叙事手法,以此表现一种无法达到终点的感觉,暗含着两人的结局是徘徊在原处,而终不能取得升华的道理,这一点也同时体现在何宝荣的那句口头禅“不如我们从头来过”里面。所以,最后去看瀑布的只有黎耀辉一人,而何宝荣搬到以前黎耀辉租住的地方却等不到他回来。也就是说,他们要么选择循环在那种爱与痛苦之中,要么就选择跳脱出来,各自安好。但是,影片又可以说是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虽然黎耀辉自己一个人走了,但是走之前他的内心独白告诉观众,他承认何宝荣的那句口头禅很有杀伤力,所以,他不等他说从头开始就走了,可以看出,他们之后会怎样是不得而知的,也许何宝荣回到香港之后,又继续跟黎耀辉纠缠不休。

电影中经常穿插一个绘有瀑布图案的台灯的特写镜头,运用这一道具的用意在于提供一个理想化模型:“瀑布”是两人来到阿根廷后的一个目的地,可以这么说,它同时也代表着两个人的美好结局,所以它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无论时开头的时候何宝荣看着这个台灯时说出他的口头禅,还是结尾部分他发现黎耀辉决定离开他自己回去以后对着这个台灯发呆,都说明“瀑布”是一个具有理想意义的存在,在电影的语境中,它寄托着一种同性恋情的美好憧憬,然而这一憧憬最后还是要在现实的种种化学反应上推向了情感上的流浪,所以理想最后还是破灭了。所以,当黎耀辉自己一个人来到瀑布时,他说:“虽然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冤枉路,我终于来到瀑布,但是我很难过,因为我觉得,站在这个瀑布下面的,应该有两个人。”这就是一个同性恋者对美好理想的破灭的一个感慨。

本文由内地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个人的朝圣之路,春光乍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