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辉煌彩票,辉煌彩票注册【官网首页】

五层梦境的逻辑解构,比死还难过

- 编辑:辉煌彩票 -

五层梦境的逻辑解构,比死还难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城是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五,梦可设计,可操纵,可训练。经过盗梦或反盗梦训练的人,梦中会有很深的创伤经验或防范意识,这些经验意识化作设计师所意想不到的暴力人物或事件,干扰观念植入的顺利进行。

        《盗梦空间》讲的是一个梦境设计师的故事。梦境设计师利奥和妻子很相爱,两个人一起进入梦境并在梦境中构建他/她们的世界。梦境的神奇在于,现实世界的10个小时,在梦境里是1个星期;更神奇的是,可以从第一层梦境进入第二层梦境,那么时间就是10年。电影中,利奥和妻子陷入到“迷失域”中,就是梦境的第五层,妻子迷恋“迷失域”中永无尽头的两相厮守,而利奥却惦念现实世界中一双年幼的儿女。要想从梦境中醒来,必须通过死亡或者坠楼这样的刺激才可以实现,为了达到劝说妻子和自己一起在迷失域中卧轨自杀,利奥使用了“信息植入”的办法,把怀疑一切、尝试一切的想法灌输到妻子的思想中,这也就是一种“盗梦”吧,因为信息是在梦境中植入的。两个人回到现实中以后,由于利奥信息植入得太深,妻子认为现实一定仍是梦境,就劝丈夫和自己一起坠落,以便回到“真实世界”中。为了达到逼迫丈夫和自己一起跳楼的目的,妻子写下遗书来证明自己是丈夫害死的。深信丈夫会和自己一起跳下去,妻子就先跳了下去,丈夫被留了下来,但是成为了被通缉的杀妻罪犯。为了摆脱死去妻子的指控,他必须利用自己的盗梦技术帮助一伙人实现一个商业计划。通过盗梦来实现计划的方式是和被“谋害”的对象一起进入梦境,在多层梦境中给对方输入信息,由于多层梦境的作用,这些信息会在现实世界中对“谋害”对象起作用,而且高明的梦境设计师和盗梦师会让信息按照预设的方向发挥作用。
        我是在今年2月份看的这部电影,看的时候,我完全被那紧张神奇的情节所吸引,好像一直到电影结束都没有来得及喘气。看完以后感觉似在梦中,云里雾里的,好像在飞机上。
        今年7月份,从纽约出差回北京,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在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她回家探亲。她在美国的学费和生活费四年下来得至少100万人民币。她父母是从事金融行业的。我问她对美国的印象如何,她说:“每天只是在校园里,不了解外面。大学里很美,教授住的别墅区象个大花园。”我问她觉得中国怎么样,她说:“我中学在国际学校,班车接送,在学校和家之间两点一线,对中国好像并不了解。”我们在飞机上10多个小时坐在一起,聊了很多,她告诉我:“我现在最大的苦恼是不懂感情,这几个月有好几个男生追求我,我不知道如何应对,我真后悔以前只看世界名著了,没有看言情小说。”我很诧异,问:“谈恋爱要通过看书学习才会吗?你不会用自己的脑子和情感吗?”她说:“我不知道自己的情感是什么样的?”看她归心似箭的样子,我问她:“你觉得中国好吗?”她说:“好,觉得一切都有可能,好像想什么都可以得到。”
        和留学生的对话让我想起了《盗梦空间》,她的父母就是盗梦师,用金融手段(把投资赚钱的想法灌输到大家的头脑里,就象盗梦)偷来别人的钱,给女儿筑起了梦中世界,国际中学是一层梦境,美国的大学是二层梦境,中国成了三层和更深层的梦境,因为在这个层次,就象中国留学生说的:好像想什么都可以得到。
        让我们看看美国这个梦境的真实情况。今年7月份我去纽约出差两个星期,了解了美国的一些情况。在纽约时我跟美国人介绍中国打工群体的情况,一个美国人说:“噢,2亿多人,只占你们人口的六分之一,不多,在美国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监狱里,有超过一半的人是穷人。”的确,我遇到的在餐厅工作的工人,老板不给最低工资,靠小费维持收入,一个女工告诉我,她在餐厅工作的半年,平均每个小时的收入就是2美元。我知道很多大学生靠贷款上大学,还没有毕业就负债垒垒了,有的不堪重负只好退学。
        处于现实水深火热中的人为什么不反抗哪?是因为政治制度的压迫、管理体系的制度化的恐吓、还有精神上的“盗梦”,全世界的人都被灌输了美国梦,包括美国人民。我在纽约和一个不堪助学贷款的重负而退学的年轻姑娘聊天,她讲了自己的遭遇后对我说:“我觉得自己很无能,都不好意思说这些,我也不懂你为什么对我的生活状况感兴趣。”我听了她的话不禁震惊和悲哀,我问:“和你同样贷款上学不堪重负的人很多吧?”她说:“是。”我说:“那你为什么说怪你自己无能!和你一样如此聪明(她高中毕业成绩优异获得了名牌大学的奖学金,她是因为学费涨价和生活费贷款而不堪重负的)年轻的人却要靠政府粮票(政府给贫困人口的补贴,一个月发200美元的食品卷)生活的人不少吧?”她说:“是。”在美国,大选的日子从来不定在周末或者假日,所以很多工人即使有投票意愿也很难请假去投票。在美国,被开除的员工就无权上诉雇主了,所以员工在职时不敢投诉怕被开除,而被开除后又没有资格投诉了。在和这个姑娘聊天中间,她对我说:“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一定会富有。”我就想,这个“美国梦”植入的信息好强大呀,可以在如此严酷的现实中发挥作用。
        和美国辍学女孩从上午11点开始一起吃饭聊天,一直到3点多。我4点要去参加一个介绍美国工人状况的会议,所以必须离开。女孩突然对我说:“我在想,即使可以,我也不想富有了。”我睁大眼睛看着她,但是没有时间问她为什么突然这样想。女孩主动提出要去旁听我们的研讨会,而且后来在会上,她聚精会神一直参加到最后。
        我不指望在飞机上遇到的中国留学生会在中国去参加介绍中国打工群体状况的研讨会,我觉得她已经深陷梦境了,而且她的一切都建筑在梦境上,她也不愿醒来。维持她梦境的基础是: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做发财梦,这样她父母才可以赚更多的钱来维持她的梦境。
        《盗梦空间》电影的结尾是这样的:利奥看到小陀螺在桌子上旋转。小陀螺是利奥制作的提醒物件,看到它旋转就意味着自己还在梦中没有醒来。电影到此为止,观众不知道利奥看到旋转的陀螺后会怎么想怎么做。

初次看完盗梦空间时,被它所描述的走入一层层梦境直至潜入神秘的意识深处的超现实感彻底震撼到了。后来又看到了同样写梦境的动画导演今敏的《红辣椒》,才知道原来这路径早有人走到。那种拓宽了思维边限,仿佛以想象力重新解构世界的作品,呈现在眼前,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实在令人着迷,让人想赞美却瞠目结舌找不出赞叹之词。
《盗梦空间》也是这样作品的一部。
首先《盗梦空间》构建了一个梦的世界,电影中分了五个层次:现实世界(飞机头等舱),第一层梦境(城市街道),第二层梦境(酒店),第三层梦境(雪中堡垒),第四层梦境(柯布和Mal创造的世界)。诺兰为这个世界建立了清晰的框架和逻辑理论,结构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复杂,反而很清晰。电影前半部分花费了篇幅给观众讲解了他的设定,主人公也集结好了他的团队,有负责设计梦境的筑梦师,有催人入梦的药剂师,有在梦中假扮特定人物的伪装师,有前期信息打探的前哨者,还有一起去负责验收的大亨斋藤。但在任务中,有个意想不到的魅影出现。
因此,电影分两条主线:第一条是柯布(主人公)的团队要在目标人物——费舍的意识里植入意念以完成任务来实现他和自己孩子的团聚;第二条是主人公妻子的死,这是事件的起因和她在主人公梦境(潜意识)里的阴魂不散,柯布要走出对妻子内疚的心结。
电影里有一个重要的道具totem,翻译成标记或图腾,作用是使持有人分辨出是梦境还是现实。在电影里作为线索的totem就是那个旋转的陀螺,它在梦境里无法停下会一直转下去。
它出现的场景有非常重要的两个,一个是Mal锁在梦中世界的儿时小屋柜子里的那一个,Mal沉醉在梦中世界里,她不想接受活在梦里的现实,所以将唯一能分辨梦境还是现实的道具埋藏了起来,而主人公柯布知道了这点,想让妻子醒来,所以他在妻子的意识里植入了东西——将柜子里那个停下了的陀螺转动了起来;而意识里的这个小小改变,再加上柯布反复暗示的话语竟积销毁骨,使得Mal在回到现实世界后依然不断怀疑,怀疑梦是现实,现实是梦,这是造成悲剧的原因——inception。Inception是电影的英文原名,在电影里是指在他人梦中潜意识里植入思想这一与普通盗梦(在梦里盗取信息)截然相反难度巨大的技术。
观众看完这个悲剧的全过程,会有种看惊悚片的毛骨悚然滋味。仔细想想,梦境与现实真的可以简单的区分吗,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与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Mal无法区分梦境与现实,我们又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在梦里,或只是某个梦境的一部分。
陀螺出现的第二个重要的场景,是在结尾。这部电影结局实际上是开放性的,结尾最后主人公完成了任务回到了家中与孩子实现了团聚,但最终镜头却定格在桌子上仍在旋转的陀螺上,在结尾我一直盯着它看,观众都等着它停下来,等着它停下来已告诉我们这是真实世界。但诺兰狡猾地在此处戛然而止了,这就提供了另一种可能,一个灰暗恐怖的结局,那就是主人公依然困在潜意识边缘的巨浪之中,美好的结局只是又一个梦。但仔细想想,如果真是这样有什么不好么,电影里寻找药剂师的那一部分描写了进入深层睡眠只想活在梦里把现实当做梦的躺在床上的那些人,如果世界是二元对立,以不可知论的观点,谁能知晓我的此岸不是他的彼岸,我的苦海不是他的乐土。
不管怎样,第一:这部《盗梦空间》以多重梦境这个框架为基础,将人类世界不可知的意识潜意识世界用电影剪辑和特效视觉的表达手法,独创性地搬上大荧幕,近乎完美的展现在观众面前;第二:《盗梦空间》讲了一个美丽的故事,依然高扬着赞颂人性美的气质,电影的思想内核是父亲对孩子的亲情,丈夫对妻子的亲情,人物不分善恶,团队通力协作,主人公实现理想(我们就当他实现了吧,这也是观众的期待),关键是把这么一个故事无缝衔接到以解析意识结构为框架的科幻世界观里,电影叙述圆润完满也就理所应当了。

呵呵,大概希望还在做梦,梦醒了还有续集吗?留个想头。导演的用心正在于此。

写于:2011年8月12日

第三,进入梦境必须借助镇静药物,药性越强进入的层次越深。

图片 1

第二层梦:宾馆设套

在一豪华宾馆的吧台,Cobb扮演成Fischer的反盗梦保护者,取得信任,缓解无意识抗拒,以便共同进入下一梦境。日本人似有肺结核症状,那是上层梦里的枪伤造成的传递性影响。此时第一层梦境中药剂师一人拉着一群睡得东倒西歪的入梦者枪战正酣,车身晃动、玻璃碎片飞舞让第二层梦境中的Fischer觉得自己的确是在做梦。枪手来袭,使Fische更加坚信Cobb是自己的保护者。留下帅哥Arthur,盗梦组裹挟Fischer一起前往下一梦境。

进入梦之深处,画面离奇而动漫,这是一个几近童话世界的四维时空。Cobb找到了自己当年和妻子一起营造并生活了半生(现实不过10几个小时的南柯一梦)的小屋。执子之手在空无一人的寂寞世界慢慢一起变老,不过是个美丽的幻觉。Cobb与既不是人之梦,也不是鬼之魂的妻子,自己潜意识深处幻化出来的泡影妻子再度深情凝视,说出了当年为把痴迷于梦境的妻子带回现实世界,给她植入“一切都是假的”的观念,从而使妻子离开梦境后觉得现实也是假的,唯有梦境才是真的,导致自杀身亡的悲剧情结。一旁的美女Ariadne发现发现被捆绑的Fischer后,催促Cobb迅速离去。此时第一层梦里的车子已经跌落水中,大家返回现实的同步行动业已完成,Cobb一人跌落梦之深渊。

《盗梦空间》创意非凡,不是一般大脑所能为。所以导演Christopher Nolan可谓神人。这种导演和编剧,内地尚未出生。看罢无限遐思:何等教育方可培育此种脑袋?差距啊!我等平面几何式的思维模式怎能跟得上黎曼几何般的艺术想象空间。眼花缭乱,绞尽脑汁,看完第一印象。再回首,欲罢不能,夜半起身梳理头绪,是为第二印象。

第四,入梦者必须持有一个“图腾”,时刻提醒自己是在梦中。如电影中旋转的陀螺,倒下了说明已回到现实,永远不倒则在梦里。

在这些原理上,电影构筑了五层梦境。植入任务开始之前,电影基本上在授课,老师是主角Cobb,学生是心理学美女Ariadne,梦的设计者。其他几位旁听生,日本商人Saito是任务发起者,帅哥Arthur、药剂师、那位“既在梦中何不用一下小钢炮”幽默的Eames,一起构成了6人任务组。观念植入的对象是法国巨商之子Fischer,让他相信自己病重的父亲不希望子承父业,而是独立谋生,达到瓦解日本人竞争对手的目的。

我希望,这是第六层梦境。梦无止境。

回到片子一开始的镜头,Cobb被抛入一个海边荒滩。被卫兵带到了一座日本风格的建筑。正在盘子里狼吞虎咽的Cobb,抬头间对面一个满脸核桃的老者说,已在此苦等几十年了。为了那个送Cobb回纽约的约定。桌上的枪提示观众两人可能相互射杀,以求梦醒。问题是,为何从第三层梦里跌落到梦之荒原的日本人,非得等到Cobb来后才想离去?也许自己在这玩得乐不思蜀,无参考系提示这是梦境?

又一场雪地厮杀的梦境开帷幕。目标是打开山上城堡里的闸门,让Fischer见到命若游丝的父亲,完成植入任务。意外发生。Cobb已经死去的妻子潜意识里化身为枪手,踌躇间Cobb错失杀机,Fischer倒被击毙。日本人因第一层枪伤,坚持到此彻底断了气。此时第一层梦境的车子冲出大桥,坠入悬浮状态;第二层里的小帅哥也在空中漫步,忙活着把失重的梦中之梦者捆绑在一起拖入电梯。两层均已做好撞击出梦的倒计时准备。危机关头,美女Ariadne想出一注意,她和Cobb进入第四层,找寻因死亡坠落的Fischer。留下“小钢炮”Eames,在下层找到Fischer时,他在上层用起搏器“激活”Fischer,见到父亲,完成植入任务。

图片 2

飞机上大家同时醒来,Cobb和日本人也几乎同时醒来。但眼神里的惶惑不安,似乎留下一个悬念:没有同步撞击而返程,怎会同步醒来?Cobb终于回到纽约的家。过去留在无意识里的孩子们的背影,终于转过身来,灿烂地张开双臂笑了。此时那个陀螺还在转动,在似倒非倒之间片子戛然而止。留下一个永久的悬念:Cobb是否还在做梦?

第七,在物理运动上,上一层梦的结构性变化会影响到下一层梦,影响度按梦的次级逐渐减弱。比如电影里第一层梦车子坠落,第二层梦就是太空漫步,第三层梦则是短暂的雪崩滑坡,到了第四层则无明显影响。

第一层梦:都市激战

第五层梦:荒原奇遇

第一,梦境有层次,梦中套梦,直至最底层的迷失域或梦的荒原。

第三层梦:雪地险情

第六,进入梦境的个体必须通过梦境中的剧烈震动,比如死亡,坠落,撞击才能苏醒。进入不同层面的梦境中的不同个体要有协同性撞击行为,才能同步回到现实。所以集体入梦者,每层必须留一个“清醒者”做信号联络,完成同步震动。但死亡只在第一层和梦之荒原发生才能回到现实。如在中间层面发生,只能逐级跌落,直到梦之荒原,而回不到现实。如电影里的日本人。

有人说,电影画面完了,陀螺旋转之声还在持续,证明他还在做梦。

第二,多个不同个体可以同时进入同一层次的梦境。

有人说,Cobb在现实中从不戴戒指,只有在梦中才戴。所以他长梦未醒。

为了解析五层梦境的意义,首先得总结一下电影里提到的“盗梦”或“观念植入”(inception)的基本原理:

飞机上6人小组和盗梦对象Fischer一起进入设计好的第一层梦境,一座城市的闹市区。突然发生激烈枪战。原来Fischer经过反盗梦训练,浅层梦境里防范意识极强,化为枪手跳出来进行保护。出乎设计师所料。慌乱中日本人受重伤。不能让他在这一层死去,否则醒来就要掉队。激战中大家拥挤在一辆车上一起进入下一梦境,把开车的药剂师留下准备完成第一层梦的震动。

第四层梦:梦深情长

第八,在时间上,按电影的说法5分钟=1小时,每层梦之间的时间就有12倍级差。如果现实中是10小时(飞机上),第一层梦就是120个小时。以此类推,所以到了梦的荒原就是大半辈子。在时空问题上电影按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钟慢尺缩”效应设计。时间放慢,空间缩小。第一层是整个城市,第二层是大宾馆,第三层是雪山城堡,第四层是一间起居室。

本文由内地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五层梦境的逻辑解构,比死还难过